栏目导航

本港台现场报码大红鹰

马云眼中的索罗斯:他是一个被误读的人

更新时间: 2019-08-12

  “为什么今天我要请索罗斯来杭州?很多时候,他是一个被误读的人。我跟他比较熟,很多年前就是朋友。3月份,在纽约我们又聊了几个小时,我觉得他思考的方式蛮独到的,很吸引我。有时候外界对一个人评价如何,只有你和他交流,才会感受到他是什么样的人。索罗斯先生今天上午到阿里巴巴公司来,中午我们一起吃饭,我觉得他是个可爱的老头,他更多的是社会慈善者和社会公益者。”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慷慨的马云昨天将他与乔治·索罗斯的私人聚会“变”成了一场沙龙。

  乔治·索罗斯?没错,就是国际金融界赫赫有名的那位“金融大鳄”、“投资大师”,亦被人称作“金融杀手”的争议人物。有人崇拜他,把他和巴菲特奉为当今世界的“投资大师”;也有人憎恨他,就是他现场报码,曾一手制造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与前阵子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颇具商业色彩的中国行相比,乔治-索罗斯这次来中国要神秘许多。6月7日,首站上海。他在复旦大学作了一场解读金融危机的演讲,前后不过30分钟。会后,有记者打听到,他的下一站不是议程上的北京,而是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会谈。

  果不其然,昨天上午乔治·索罗斯“空降”阿里巴巴总部。愉快的参观之后,索罗斯应马云之邀到了江南会。白墙墨瓦,幽藏于三台山路上的这座曲径通幽的园林式会所,给了乔治-索罗斯一家极大的惊喜。同行的女友用随身带的相机不停地按快门。索罗斯是第一次来杭州,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江南。

  同样惊喜的是午餐。会所的主人为了迎接这位79岁的贵宾颇费了一番心思。简简单单,却很合老索口味。主食是面疙瘩,吃起来像意大利面,又有中国特色,可以用刀叉,也可以用筷子;一旁,配的几款凉菜清淡爽口。餐后上的水果――杨梅更是令老索一家惊呼“What is it? So nice!”。

  这厢,索罗斯在江南会的小馆小憩;那厢,满屋子的客人已经在7号楼安静地等待。

  14点30分,见满座的客人伸长了脖子望穿秋水,东道主马云跳上讲台开始暖场,“各位,索罗斯先生这次从不丹过来,到了上海后,有点过敏,所以中午就让他休息一会。”

  “为什么今天我要请索罗斯来杭州?很多时候,他是一个被误读的人。我跟他比较熟,很多年前就是朋友。3月份,在纽约我们又聊了几个小时,我觉得他思考的方式蛮独到的,很吸引我。有时候外界对一个人评价如何,只有你和他交流,才会感受到他是什么样的人。索罗斯先生今天上午到阿里巴巴公司来,中午我们一起吃饭,我觉得,他更多的是社会慈善者和社会公益者。”

  说到误读,同样被人误解的马云忍不住地诉起了苦。“我们办江南会,到这里开讲堂、董事会、研讨会,是想把会所办成商人、企业家自己交流的场所,希望把浙商精神传递下去。你们来这里,吃未必很好,但重要的在于学习和分享。这个房子我们没有买下来,是租的,公司也不赚钱,但所有的人还是愿意坚持下去。也许一百年以后这里也能像另一个胡雪岩故居,成为浙商的文化遗产。”

  “喔,还有10分钟?”短暂的“跑题”后,马云又把话题拉回了索罗斯。“我第一次见他,是在8年以前的冬天,在达沃斯。那天晚上讨论的主题是企业公民和社会责任感,大家边吃饭边交流。当时这个话题在国内还从没有人提起呢。第一个发言的是穷人银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第2个发言的,最搞笑的就是索罗斯。他说企业家首要的责任感是挣钱,第二是缴税,再就是对员工好。那时候我就注意他了,大家都在唱高调,唯独他实实在在。”

  索罗斯还没来,为了吸引听众,马云开始演绎他的“脑袋观”――“我很幸运,这辈子见了当今最有特色的几个脑袋,巴菲特、比尔?盖茨、杰克?韦尔奇,还有索罗斯。比尔?盖茨能迅速抓住要点,但他很难条理清晰地讲出来;巴菲特的脑袋就像计算器,什么东西都能飞快地计算清楚,简直是完美;索罗斯呢,真当蛮奇怪的,我和他交流,从来没有听到他说起过数字。他把社会责任感放在第一位,但还是赚了很多钱。”

  等待的间隙,一旁从上海追过来的记者同行告诉我们,索罗斯已经79岁高龄了,在复旦演讲期间多次咳嗽,看上去很疲惫。而马云也善意地提醒听众,老索的英文没问题,可能年纪大了声音不会太响。

  正说到这,主角终于登场了。15点06分,满头银发的乔治·索罗斯穿过庭院,步入讲堂。掌声持久地响起。

  也许是在江南会短暂的休憩让老索又养足了精神。只见他信步走来,腰杆笔挺,上台脱下深色西装,拿起话筒,中气十足地开始说话了:“我来中国是因为我觉得中国目前的状况比较好,可以应付金融危机。但是中国究竟是怎么样的,我很想知道,所以我要过来看看。我想和大家谈谈话,谈些大家感兴趣的话。我希望向中国人学习,希望在中国有所收获。”

  索罗斯坦诚的态度,拉近了大家的距离。江南会的会员踊跃地向索罗斯抛出自己的问题,很多人甚至是直接用英语和索罗斯交流。之前,马云怕索罗斯一个人有点孤独,特地在台上放了两把椅子,还想陪他坐会。见索罗斯和会员们交流融洽,应付自如,马云便放心地下来做他的听众。

  英雄,从来都是惺惺相惜的。聪明的索罗斯毫不吝惜对东道主马云的崇拜,但是这个老头也着实坦率。有记者问他会不会投资阿里巴巴,他非常爽快地说了“NO”。“这个公司正在做美妙的事业,建立一个大的基地。我非常崇拜阿里巴巴,我对马云的公益精神印象非常深。这是个令人非常兴奋的营业模式,投资增长不断提供服务,而不是利用它的垄断地位来发财,所以我不愿意来投资啊(不愿意来投资阿里巴巴)。”

  夕阳西下,一抹余辉映入讲堂,尽管很多人谈意甚浓,但是在主持人的善意提醒下“放”走了索罗斯。79岁的教官一点都没架子地和大家合影留念。就在记者截稿前,听说江南会在给索罗斯准备杨梅,他呢,晚上跟着马云去泛舟西湖了。晚餐定在楼外楼的画舫上吃的。

  索罗斯很尽兴,马云也很开心。这样的交流,不仅是给索罗斯一个了解中国,了解浙江的机会,也让浙商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马云说,这样的聚会,以后会很多。

  提起索罗斯的大名,江湖上无人不晓,但要说清楚他的身份,却不太容易。早年他一心想当一名哲学家,发表了大量社会经济和哲学方面的著述,还不遗余力地进行投资理念的推广,传授他的哲学思想和反身理论。

  然而,极力想以哲学家自居的索罗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产生使他在大多数人心中留下了“投机”的烙印。在一只手挣钱的同时,他的另一只手还在不断送钱,每年在世界各地都要捐出3亿美元来鼓励社会的开放和完善教育。

  因此,像索罗斯这样集多重身份于一身的人物,在华尔街乃至国际金融界还无人能出其右。

  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将本已退休的索罗斯再次推向全球金融的前台。这位以“做空”而驰骋于世的大师级人物,此前他对危机的准确预言再一次受到举世关注。连一向以稳健著称的巴菲特都在这场危机中资产缩水100多亿美元,索罗斯却再次展现了独特的财技而大赚一把。

  静若止水,心气平和,既不纵情狂笑,也不愁眉紧锁。当这位年近八旬的投资大师受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邀请出现在杭州西子湖畔的“江南会”时,他拥有参与投资游戏的独特方法,拥有认识金融市场所必需的特殊风格,具有独特的洞察市场能力一览无余。

  记者在采访中也感受到了投资大师对投资细节孜孜不倦的追求,一句“我也有这个问题,也有这个疑问,不知道你的观点是什么?”让人感到索罗斯最本真的一面。

  自称“坏孩子”、人称“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出现在杭州“江南会”会所吃饭。饭后,因为老头要小睡片刻,原定2点半开始的对话要延迟,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的开场白就开说了一刻钟救场:

  “纯粹是一个私人朋友的交流。”他反复强调,彼此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很多人对索罗斯的印象停留在“金融大鳄”层面,其实索罗斯是个很富有社会责任感的老先生,“社会工作者,才是他对自己的定位。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他第一个告诉我的。”

  马云说,第一次认识索罗斯,是在8年前的达沃斯论坛上,那个冬天的围炉晚餐,讨论的是企业社会责任感。

  第一个发言的,是被誉为“穷人银行家”的孟加拉乡村银行行长穆罕默德·尤努斯,第二个就是索罗斯。

  “他跳起来说,企业的第一社会责任感就是赚钱,第二就是交税,第三就是对员工好;一家不能赚钱的企业,本身就是社会的负担。”马云当场被震撼,并随之开始了交往,“慢慢就发现,他是个非常善良、极具社会责任感的人。”

  说得兴起,马云比较起了自己认识的几位“大腕”:“我很幸运,认识了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和索罗斯这些人,他们教会我换一个全新的角度去思考,就好像我住过了五星级宾馆,回头就能分辨出,哪些是三星级宾馆。”

  马云抖料,比尔·盖茨的特点,是能从一团乱麻中迅速抓住关键点,尽管比尔本人的演讲毫无逻辑可言;沃伦·巴菲特的思路非常清晰,逻辑思维特别强。

  和以上两位不同的是,“尽管是个投资家,但是索罗斯对数字不敏感,我们对话时他很少提到数字。但他对很多问题的看法,与一般人截然不同;今年3月,我去美国和他谈了几个小时,发现他对世界经济、中国经济和金融有独到的理解;而他也有意和中国的企业家聊聊,这就是他今天到这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