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现场报码

华为18年前的往事:天才李一男发起挑战任正非认

更新时间: 2019-08-10

  从某种程度上说,是我们关系最近的那几个人左右了我们的喜怒哀乐,人生就是这样。

  而在企业当中,昔日亲密战友一旦反目成仇,斗争起来比对手还要狠,因为彼此熟悉对方的要害。

  在华为三十二年的成长历程中,最惨痛的一次“内部”战役,可能就是李一男创建的港湾网络对华为的痛击。

  天才李一男还是太单纯了,他出了校门就进入了华为,很快做到副总裁,这个起点太高,以至于,从此之后他一直都没有实现超越。

  世界险恶,江湖复杂,聪明人不见得就能赢。从李一男的本心来说,与华为敌对,更像是一场被怂恿、裹挟的战争。

  18年前,李一男离开华为,在华为内部刊物《管理优化报》上,头版头条刊登了《任总在欢送李一男内部创业上的讲话》和华为副总裁李一男的《内部创业个人申明》。

  其时,双方表面上都是克制的、和睦的、友好的,曾经情若父子的他们并没有想到以后会兵戎相见。

  任正非对内部创业的计划是:一是因为公司要往核心收缩,希望把一些业务开放出去;二是公司基础研究赶不上Lucent,又不能像Cisco一样收购公司,只有分裂,鼓励内部创业,给内部创业公司一些扶持,这些公司和华为体系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互补互助,形成共同安全体系。

  而李一男出走的公开理由是响应内部创业的号召,“一方面可以在一个小公司中比较自由地工作,另一个方面可以使内部创业公司的发展随着华为的成长同步发展”。

  理所当然的,两人都没提郑宝用的事。成年人就算闹掰了,也不会搞到剑弩拔张,天下皆知,让人看笑话。

  “你们开始创业时,只要不伤害华为,我们是支持和理解的。当然你们在风险投资的推动下,所做的事对华为造成了伤害,我们只好作出反应,而且矛头也不是对准你们的。2001至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于崩溃的边缘。你们走的时候,华为是十分虚弱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包括内部许多人,仿效你们推动公司的分裂,偷盗技术及商业秘密。”

  2006年,硝烟已经散尽,港湾被华为收购,李一男重新入职华为,任正非对“一群叛将”、李一男团队发表讲话:

  事实很明显,李一男创办的港湾网络被风险投资和西方基金当做了棋子,在他们的支持下与华为打擂台,当枪使。

  可以说,如果不是任正非迅速反应,华为真的有被搞垮的可能。后来“打港办”一战成名,而任正非和孙亚芳先后用“惨胜如败”来形容,也可见李一男团队的厉害。

  “真正始作俑者是西方的基金,这些基金在美国的IT泡沫破灭中惨败后,转向中国,以挖空华为,窃取华为积累的无形财富,来摆脱他们的困境。”

  这是任正非对港湾之战的定性,他表示,华为的敌人不是李一男和他的团队,而是他们背后的西方基金(还记得当年西方基金大佬拜访华为,吃了任正非的闭门羹吗)。

  任正非很快看到了巨大的威胁——如果基金这样做在中国获得全面胜利,那么对中国的高科技是一场灾难,它波及的就不只有华为一家了。所以,在任正非、孙亚芳的推动下,“打港办”势如破竹,彻底打残了港湾。当时港湾的业务几乎全部停滞了,团队成员被高薪挖回华为(翻倍),上市不能,赚钱不能,无路可走,只能被华为收购——华为的凶悍打法让天下为之侧目。

  为了让“收编”回来的团队安心,任正非王中王493333免提网站,郭平、孙亚芳先后与他们谈话,任正非说,“如果华为容不下你们,何以容天下,何以容得下其他小公司。”

  诚然,分分合合是历史的规律,但李一男的团队或许能够放下包袱,李一男却比较难过。没有人清楚那段时间他在华为是什么心情,原来万人之上的总裁,然后以“败军之将”的身份回归,他如何面对角色的转换?

  任正非气魄过人,可以容纳他的改过自新,可其他人呢,最重要的是李一男不知如何迈过心中的那一关。

  孙亚芳说不纠缠历史,任正非说真正化干戈为玉帛还是不多的,李一男最终还是再次离开了华为。

  很多年后,李一男兜兜转转,再次创业,他说,你要问我心里疼不疼——真疼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